五月 142013
 

頭社營地位魚池鄉的頭社水庫及頭社生態步道,經【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及【南投農田水利會】

規畫與營造,於2009213日,正式對外宣布開放,讓全國的民眾都能有機會來到頭社水庫,造訪這少為人知的秘密花園,一親頭社水庫瑰麗、清新的芳澤。

於頭社水庫南側,頭社水庫就在營地下方,風光一覽無遺,是日月潭地區優質營地。

營地內有棚及水泥地板獨立營位共30位、臨湖獨立營位區8位、另有4間雙人床的房間還有12人通舖及6人通舖各1間可供選擇,草地區可停放車位至少20輛小型車

收費方式:

營位1500/,成人收清潔水電費100/(國小生免費)

住宿500/(含中式早餐可選)

請提早三週前訂位以便安排營位,訂金以總價三成或最低1000元為底限(多退少補)

包場及餐飲外包請另洽陳先生(因食材因素請提早三天前預訂並告知人數和預算!!)

若只是租場地辦烤肉活動,每位成人收100元的場地清潔費(食材及木炭瓦斯費另洽)

 

匯款說明
1.
請先與我們確認訂位者姓名、電話、人數及帳篷數量、住宿日期,匯款金額後再匯款。

2.
匯款後可使用下列表單通知,我們將盡快為您確認。
3.
若許久未接到我們的回應,請主動與我們聯絡!!電話:049-2861497 0932-594428 陳 永先生


 

**【匯款資訊-ATM轉帳/匯款】**
銀行代碼:013
銀行帳號:108-50-611075-6
匯款銀行:國泰世華銀行-南投分行
匯款戶名:陳 永


 

匯款後可填寫【訂位匯款通知】。請務必在來電告知後,再以傳真號碼【049-2861140】告知訂位貴賓姓名、訂位日期或以簡訊【0970-116180】傳訊訂位貴客姓名、訂位日期,以茲為憑。
 


注意事項:

1. 匯款後因故不能來的客人須在3天前告知,匯款訂金方可保留 3 個月,3個月內請重新訂位。

2. 若是天候因素,需在當天來電延期,若無來電延期,則訂金將不保留!

3. 匯款後請電話告知或傳真,網路留言也可以,但一定要留下您的大名、電話、帳號末 5 碼和您是訂位日期的營位、匯款金額是多少。

匯款後恕不退費,請您一定要特別注意!
 

交通指引

從基隆、台北南下:
福爾摩沙高速公路(國道三號)214K轉東西向國道六號愛蘭交流道(愛蘭橋右轉往日月潭方向) →接【台21】號道路、往日月潭方向看到日月潭右轉(往水社方向) →直到【台21】號道路,68.2K處再往前二百公尺右側上斜坡即達營區入口

從屏東、高雄北上:
福爾摩沙高速公路(國道三號) →名間交流道新【台16線】水里接【台21】線、往日月潭方向頭社直到【台21】號道路,68.5K左側斜坡上方即達營區

露營區之入口處在【台21】號道路,指標68.5K處,若是搭公車,則至「頂社」站下車,於公車站牌往回走約200公尺上右側斜坡進入即達。

www.goingcamp.tw

 Posted by at 09:14:38
四月 082013
 

第一次遇見朱鸝鳥是到德恩谷漫遊最大的樂趣


俗名叫紅鶯的朱鸝鳥,身長25公分。雄鳥頭至頸部、上胸中央、翼黑色,背至尾羽、胸側、下胸以下皆為鮮朱紅色。雌鳥大致似雄鳥,但胸至腹雜有白色羽毛及黑色縱斑。亞成鳥頭至頸部、上胸、翼暗褐色,背至尾羽、肩羽暗紅色 ,胸至腹污白色,雜有暗紅色及暗褐色縱斑,尾下覆羽暗紅色。黑紅相間,美麗大方,是其最大特徵。可說是台灣最美麗的鳥種。

朱鸝的頭、頸、翼是黑色,身體羽色為紅色,外型搶眼,羽色艷麗,飛行時呈波浪曲線飛行,鳴聲悠揚婉轉,古時候詩人以「自織春風金縷衣,穿紅度翠往來飛」的詩句,形容朱鸝的惹人喜愛。加之生活習性帶有些許神秘色彩,人們無法深入了解,也因此牠成為許多賞鳥人追逐的明星鳥種,也是被捕捉的對象。

對環境很挑剔,又怕羞,一有干擾連巢都丟棄他遷,棄巢率非常高。朱鸝總將巢築在樹木近頂或端側樹枝的分叉處,以防止敵人停駐,但其天敵眾多,不僅蛇類常盜食其蛋與雛鳥,猛禽亦常掠食剛離巢的幼鳥,因此,朱鸝繁殖成功率很低。現棲息環境被破壞,天敵加害,人類捕捉,成為瀕臨絕種鳥類之一,全國大約500到一千隻,已公告為保育類動物。

朱鸝屬於臺灣特有亞種,分布在三百至一千公尺間的亞熱帶闊葉林中,主要在樹 林上層活動,偶爾也會飛到下層覓食,以漿果,昆蟲為主。 繁殖期為三至六月,築巢於密林或峭壁的高樹上,以草為材料,加上蟲絲黏結而成,通常一巢有二 至三個蛋,由雌雄共同孵育。朱鸝親鳥在育雛時所展現的細膩分工和親情之愛亦常令人感動。孵育幼雛通常是由雄鳥負責運送食物和餵食,而雌鳥則在巢邊整理產座或把雛鳥的排泄物送到遠處拋棄。每當風雨來臨,雌鳥會以雙翅遮住幼雛,而雄鳥則再以自己翅膀重疊方式蓋住雌鳥和幼雛,以達到更周全的保護。

朱鸝為台灣特有亞種鳥類,鳴聲(叫聲) 與黃鸝相似,有時為低沈婉轉之哨音。朱鸝是一種羽色很漂亮的鳥類,牠那深紅和烏黑對比的羽色、配上鉛藍色的嘴喙,讓人看了久久難以忘懷!

三月 282013
 

誰糟蹋了兩兆雙星產業?

 

◎ 黃天麟

台灣面板廠前三季虧九九七億台幣,DRAM廠也大虧五七一億。但韓國的雙D產業沒有這樣的慘景,且還在擴張設備。那麼台灣的雙D何以至此,政府在產業發展過程中該扮演何種角色?這是本文要探討的地方。

平心而論,在產業發展過程中,政府的主要功能是,維持公平競爭的平台,讓企業在國內、國外能以平等的條件與人競爭。但憑良心言,關於這點,馬政府三年半來繳了白卷。

二○○八年九月,美國雷曼公司破產,引發金融海嘯。敏於施政的南韓政府,立即順勢將韓元匯率向下調整,以克服國內產業的困境。二○○八年,韓元匯率由二○○七年的九二九兌一美元貶至一一○二兌一美元,但台幣卻是逆勢升值,由二○○七年的三十二.八四,升至二○○八年的三十一.五二。韓國雙D產業從此獲得龐大的匯率讓利,憑此大膽殺價爭取市場。此種匯率讓利到今年九月仍有增無減,二○一一年九月韓元平均匯率一一二一.九兌一美元,與二○○七年相比,貶值達二十.七二%,但台幣是二十九.七四兌一美元,與二○○七相比升值九.四四%,一升一貶,台灣對韓國之匯率讓利達二十五%之多。以面板四廠今年三季總營收七千億計算,讓利金額將達一七五○億(台幣),我國面板業之所以會大虧九九七億,其來有自,不能全怪公司的經營者群。DRAM業及其他國內出口產業,凡以韓國為主要對手者,均蒙受此不公平競爭的災情,最近在科學園區掀起的無薪假風暴,歸根結柢,也應是廠商為降低災情的附帶產物。

匯率專家常說:「升值可降低進口原料成本」,問題是「實然」並不如此。舉例說,「電」對雙D產業來說應是主要成本之一,但在馬政府施政下,升值並未使電價向下調整。以美金計算之工業用電費,二○○七年為○.○五六三美元一度,到了二○一○年調升至○.○七七六美元一度。但貶值的韓國工業用電費卻由二○○七年之○.○六八○美元,調降至二○○九年之○.○五七八美元,反比台灣便宜。雙D產業在此惡劣條件下與韓國大廠競爭,必敗無疑。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之所以會在獲得勳章時有感而發「希望政府珍惜我們」,應是事出有因,值得政府深省。

問題是:面對韓元之貶值及台幣之升值走勢,我方政府高層為何會採「樂觀其成」的態度?理由有二,馬政府念茲在茲的是台商及中國北京,心無國內企業是其一,深怕633跳票是其二,因為六三三之前兩項,經濟成長率及每人國民所得,均以美元計算,升值可使馬英九更易達成目標。這是一種「揠苗助長」的愚昧思維,兩兆雙星產業之不被糟蹋其實也難。至於為何台幣升值電價反而調高,即事關施政的效能了。

(作者曾任合庫及一銀總經理,一銀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