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192013
 

蘇花公路的歷史可追溯到1874年牡丹社事件後,為鞏固邊防與安撫原住民,欽差大臣沈葆楨派臺灣道夏獻綸與福建省陸路提督羅大春費時兩年開闢「平路一丈,山蹊六尺」為準之路,俾能通行輿馬,當時稱做「北路」(蘇花古道),沿途蘇澳-(20)-東澳-(30)-大南澳-(35)-大濁水-(25)-大清水-(35)-得其黎-(10)-新城-(50)-歧萊花蓮港-(20)-吳全城-(39)-大巴籠-(22)-周塱社-(22)-秀孤巒水尾。全程總計 308里。北路開通前的交通貿易都靠海路,陸路則僅為東西向的原住民遷徙路線、獵路。北路沿著峭壁開出,相當狹小曲折,路寬僅約一丈多,且路況不穩定,時有坍塌的情形,交通功能極為有限。但對於清朝開山撫蕃的政策下,有宣揚國威、防堵海寇、移民開墾、獲取資源等多重功能;然而此路修築後仍不時受到原住民侵襲,加上首尾間遠、駐防兵勇、維護不易、瘴厲疫病等問題,於完工後不及一年半即移紮駐營,任其廢棄。1881年曾有清朝營官何秀林帶兵重修,又有1889年劉銘傳副將劉朝帶再度疏通,但後者部將弁勇等人卻不日中伏,所帶官兵死傷逾半,在劉銘傳大軍圍勦後原住民雖投降,但實際上清末東澳以南路段可謂已經荒廢。

日治時代曾於沿線設置七個警駐所,多次整修拓寬,1916年開始到1923年完工,費時7年,將路寬拓增至12台尺,但車輛依然無法通行,之後因天災受損。1925年,為了使此路能通行車輛,從蘇澳到太魯閣口間鋪設砂礫路面,部份路段鋪設兩道混凝土供車輪行駛,拓寬為3.56公尺的道路,而太魯閣口到花蓮港間則大幅拓寬,使用砂礫鋪路,寬14公尺。沿線計有大型橋樑9座,隧道14處,全長約120公里,於1932年全線完工通車,改稱為「臨海道路」。屬於以國庫或地方經費改善養護之「指定道路」。臨海道路的運輸則由東海自動車運輸株式會社經營。

戰後,此路改稱為「蘇花公路」,最窄的路面僅有3.5公尺,彎道的最小半徑則僅有15公尺,相當險峻。1980年代開始逐步拓寬,到1990年才開放雙線通車。

蘇花公路早年單線通車時期,南下北上車輛均需在各管制站依管制規定放行,從北往南設有蘇澳、東澳、南澳、谷風、和平和崇德共六處管制站。此時車隊多為日間通行,頭車必為公路局之金馬號客車,行經斷崖路段,車中旅客往往無法看見狹窄道路的邊緣,僅見低處海色藍白,駕駛車行左旋右迴,讓人驚恐不已,印象無法磨滅。但在台灣鐵路管理局北迴線通車後,鐵路挾著安全、舒適、快速、便宜的優點,使得蘇花公路之定期客運路線慢慢走入歷史,雖一度有民營客運業者經營台北花蓮客運路線,但和1970年代海路的花蓮輪一樣,重要的客貨運運輸,均已轉向鐵路,蘇花公路則轉為以景觀公路、採石運礦和區域性交通為主。

十一月 112012
 
七佳部落 文章來源:屏東縣政府
由屏鵝公路佳冬戰備跑道轉入往枋寮玉泉村方向,經過三級古蹟石頭營聖蹟亭,沿著歸崇、力里兩村往南和村,穿越力里溪河堤小道,約一小時車程可抵達座落在石可見山半山腰的老七佳部落。

老七佳部落入口處有一塊廣大的平台地,是日據時期的力里小學七佳分校遺址,穿過校園遺址,就可看見古樸的石板屋群,四十年前老七佳部落約有七十戶,民國五十二年政府辦理遷村到現在的力里山下,部落的石板屋很多因久沒有人居住造成頹廢,只剩十九間保存較完整,這幾年原住民對舊部落文化重建覺醒,有許多七佳村老人家回到老七佳重建石板屋,使得老七佳石板屋已恢復三十多間規模,頗為壯觀。

石板屋的建造可說是原住民智慧結晶,其中包含力學構造、生活習慣及實用特性等文化因素,光是採石材就是大學問,屋頂、側壁、前壁、立柱及地面的石板都不一樣,有時為了找到可以蓋房子的石材,可能在河床繞了幾星期才能發現。老七佳部落的石板屋前入口設計窄小,具有防禦性質,凸顯七佳族人建築結構的智慧,屋頂石板的排列,由屋脊到屋簷是由小塊逐漸加大,這樣的設計據說是七佳先民得到一條百步蛇指示,依照牠身上的鱗片排列方式堆疊石板屋頂,就不會漏水。關於老七佳石板屋的傳說與建築技巧,目前回到舊部落居住與工作的老村民,都很樂意描述,到老七佳尋幽探古的民眾,不妨請當地耆老當嚮導解說,會有更豐富的石板屋文化之旅。

由屏鵝公路佳冬戰備跑道轉入往枋寮玉泉村方向,經過三級古蹟石頭營聖蹟亭,沿著歸崇、力里兩村往南和村,穿越力里溪河堤小道,約一小時車程可抵達座落在石可見山半山腰的老七佳部落。
九月 272012
 

2012年09/22早安高雄,從台灣小港機場直飛上海浦東,參加2012世界軸承展,09/24再從虹橋機場飛到河北石家莊機場,走京澳高速公路到保定河北大學參訪與拜訪客戶,09/25坐動車(高速鐵路)到北京,從首都機場夜航到大連周子水國際機場,路運到瓦房店,09/26拜訪客戶與視察大連航空母艦和渤海-沿黑面琵鷺回家的路線直航台灣行程大約6000km

 

四月 092012
 

2012年4/8前進嘉義玉山旅社

歷史:

位於阿里山森林鐵路起點北門驛旁的玉山旅社。擁有六十年歷史的玉山旅社,不僅見證阿里山公路未開通前,北門驛那段繁榮歲月,今後也將在民間團體洪雅協會努力下,轉型為提供背包客預約住宿,販售經過認證、不剝削農民的公平貿易咖啡。 阿里山公路未開通前,進出阿里山,每天只有一班車上山或下山,往返需花費兩天時間,使得當時嘉義市東區旅社高達六十多家。建於民國38年的玉山旅社,提供山區居民入城夜宿服務,隨著公路開通逐漸沒落,後因難與汽車旅館競爭,一度淪為特種行業場所,最後在兩年前停業。 洪雅文化協會有感於玉山旅社接待過無數搭乘阿里山森林鐵路人、物的歷史意義,理事長余國信決定承租五年,辛苦募集資金及多位義工相挺,以建築考古方式,動手搶修被白蟻嚴重侵蝕,卻擁有完整結構的日式木造建築。目前結構體已大致完成修復完成。居民眼中的玉山旅社以前是「販仔間」(註:專提供行商小販寄住的簡易宿所),讓下阿里山的人投宿。像這樣的旅社,在台灣應該也蠻少了,有一種歷史見證和思鄉情愁。配合現在的北門繹,增添人文懷舊氣息,格外有意義。以前北門繹是阿里山鐵路出入口,下午3、4點時門庭若市,玉山旅社就是提供給旅客投宿過夜的,緊鄰的這排木造房屋,都是當時的旅社老闆蓋的,但阿里山公路開通後,這附近商圈沒落,旅社也停業蠻久了。

因為看到
 
號外:玉山旅社咖啡吧台正式由余國信團隊接掌 決定前往加油打氣喝咖啡
 
以下是余理事長的心聲
 
3月16日起余國信要當玉山旅社的媽媽桑(內將)

做這樣的決定與宣佈心情是極複雜的,過程是極坎坷的;洪雅文化協會的伙伴問我
『這樣會不會是走後退路,國信你不是說要開始放手,玉山旅社由國信自己經營,這樣
還有餘力為文化戰鬥嗎?是不是意謂著團隊出問題,是不是意謂著人手不足…』,老實講
我一時無法回答清楚,因為從2009年開始發起搶救玉山旅社並進行協力修屋的行動後,
我負責募款與募人並做監工的事務,真正的經營在第一年是江昱仁教授的夫人羅姐(大家
對其簡稱)與我的難兄難弟小潘負責,第二年是交回給協會的總幹事與夫人張姐(大家對其
⋯⋯ 簡稱)負責,從過年前開始又移交幾位年輕人負責;每一回都是伙伴們階段性任務的完成,
可是過年後這回移交有許多的落差,一個是旅社修護的中關於『協力修護與協力經營』的
實踐要達到怎樣才算是成功的好案例,一個是旅社目前仍有漏水等需要續維護的,營運所
賺得的經費支付人事成本後就無法再負擔建築的維護費等問題,於是這回在換誰接手的時
候就出現這棘手的問題!

過去我所忽略的問題並非不存在,過去對玉山旅社咖啡吧台,我得承認我是外行想領導
外行,因為我沒有真正在玉山旅社咖啡吧台服務,無法理解到底旅社服務事務有多煩瑣及
如何克服,整個流程與營運的項目之規劃,還有人力要幾位才能負荷,種種變成一種『文
化溝通』的落差,如果又加上許多建議的聲音進來,要公益又要營業,要人貢獻犧牲…

來自各方的聲音越來越雜與多,好友山門咖啡的阿勇說:『如果玉山旅社不是國信你或協
會經營,那我不會再去』,台灣圖書室的張媽媽說 :『玉山旅社就乾脆你自己去做看看,為
何不』…連好戰友綠色陣線吳東傑都喊出:「遇事練心」…

於是,現在是我歸零,重新進到玉山旅社咖啡吧台,學當一位好的媽媽桑(內將),學當一
位經營人、學習煮一杯最具溫柔的咖啡,我重新在看漫畫咖啡時光,我重新在看DVD日劇溫
柔時刻(二年前跟羅姐COPY的),我卸除戰鬥的性格與脾氣,回歸擔任旅社的園丁,不過洪雅
書房依然開放正常,當我不在玉山旅社就是在洪雅書房,敬請一起握手期待這最新鮮的空氣
與溫柔的時光!

玉山旅社 位於嘉義市共和路410號 (阿里山森鐵舊北門驛站前)–60年的老旅社
電話:05-2763269
開放時間是周二-周五下午三點至晚上八點
周六-周日是中午12:30-晚上八點半
周一休息~
開放時間之外 有事請簡訊給國信兄0929536133 或寫電子信hoanya@ms41.hinet.net 

有經過嘉義的朋友一定要來喝咖啡喔

 

 
三月 192012
 

 去屏東出差 , 回程經過東港大潭發現有一家傳統碾米廠

百年老店的通發碾米廠

原本要去烏龍的黃家大飯店吃飯,因為沒訂位,只好去保安宮吃飯

老闆介紹通發碾米廠的米最好吃

沿著小路找到工廠

 

認真的老闆蘇俊榮

介紹大家都要愛吃台灣米

有需要的好朋友可以宅配喔

通發碾米廠服務專線08-833-1789

屏東縣東港鎮大潭里44-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