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72012
 

貨幣清算
 

當一個國家擁有過多且無法自由兌換的他國貨幣時,可藉由貨幣清算機制,讓這些過多的貨幣回流到對方的央行。目前人民幣和新台幣皆無法在國際外匯市場自由兌換,兩邊如果不想透過美元進行清算,一定要有貨幣清算機制,才能使對方的貨幣順利回流。
貨幣清算機制牽涉的業務很多,包括現鈔與非現鈔的兌換、存款、匯款、貿易結算,以及融資、投資理財、授信等,必須循序漸進開放。以匯款為例,兩岸目前尚未簽訂貨幣清算機制,台灣民眾匯款到大陸時,必須先在銀行把新台幣換成美元,銀行再把美元匯到大陸境內的銀行,然後再轉成人民幣。有了貨幣清算機制之後,民眾同樣匯款到大陸,台灣境內的銀行可以直接把新台幣轉成人民幣,再把人民幣匯到大陸境內的銀行,省時又方便。

九月 142012
 


產生氫氣的方法

目前產生氫氣的方法有3種:
電解水、高溫把水蒸氣分解成氫、氧,與利用高溫熱化學產生氫氣。

1. 電解水

電解水是最直接瞭當的產生氫氣方法。但是它需要大量電力,而且效率不高,換言之,消耗的能量比產生的能量還要多1.4倍!

2. 高溫把水蒸氣分解成氫、氧

這是目前產生氫氣最主要方法。譬如現在氫氣有95%是由天然氣加熱水蒸氣製造。

3. 高溫熱化學

高溫熱裂解產生氫氣是目前技術發展主流,不過還沒有成熟產品。只要有足夠熱源,就可以分解不同物質來產生氫氣。核能可以,傳統火力電廠一樣可以,只是火力發電一樣產生大量二氧化碳。
利用核能高溫熱化學產生的基本原理:

1. 高溫(800 – 1,000℃)分解硫酸,產生氧氣、二氧化硫。
H2SO4 → H2O + SO2 + 1/2O2(吸熱)

2. 加入碘與二氧化硫、水反應,產生碘化氫。
I2 + SO2 + 2H2O → 2HI + H2SO4 (產熱)

3. 將碘化氫的碘和氫分離(200 – 500℃),產生氫氣和碘。
2HI → H2 + I2
整個反應中,只要加入初始硫酸與水,就會源源不斷產生氫氣,SO2與I2都只是中間產物,不會對環境產生任何負擔。

六月 302012
 


 

張忠謀昨日在工商協進會以「學而優則創」進行演講,提到「學而優則仕」概念,他先是呼應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說法,認為政府裡面博士太多了,太多了反而不好,「多一點常識就好了」。

他強調,知識經濟喊了二十幾年,知識經濟時代真正值錢的不是知識,而是創新,大學錄取率這麼高,有了Google搜尋引擎,大家都可以輕而易舉地搜尋到資訊,「知識已經不值錢了」。

不過,張忠謀強調,知識工作者將資訊條理化,把它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由於創新本身往往需要不只一個知識/學習系統,創業者還要懂得跨領域的聯想。

張忠謀說,三十年前,他奉台灣科技教父李國鼎之命,成立台積電,當時台灣在半導體製程與美國至少獲後二.五個世代,當時也沒有IC設計能力,在管理與行銷上也無優勢,唯一的優勢就是在落後製程上,有較高的良率,因此,他就將晶圓代工的經營模式加上良率優點,向國發基金爭取投資。

張忠謀當時在經建會簡報,強調「台積電不與客戶競爭,要以贏得客戶信任做生意」,一位與會的部長級官員聽完冷笑道,「台灣公司以商譽取勝,這我倒是第一次聽到」,會後,當時的交通部長連戰主動趨前,要張忠謀別氣餒。

「以前,很少人把晶圓代工的經營模式,視為半導體業主要創新」,張忠謀說,IC之父Jack Kilby在1998年訪台,肯定台積電這樣營運模式,是半導體業重大創新。

二年後,前世大半導體負責人張汝京,轉赴中國成立中芯半導體,張忠謀說,十幾年前他常去一家信義區的髮廊洗頭,一位造型師跟他說,他要自立門戶,張忠謀問他,「你創業有何新的點子」,該造型師回答「我的價錢比較便宜」,後來他讀了中芯半導體相關報導,發現中芯也是以低價競爭為主要策略,「這種創業,我覺得沒啥了不起,成功機率不大」。

張忠謀說,從競爭力角度,他個人從不認為,到低工資國家建廠,是一項策略選項(viable strategy),包括很多管理學領袖包括麥可波特與梭羅,都認為藉由低工資提高競爭力只是短期做法。

五月 192012
 

張忠謀昨(18)日參與旺旺中時媒體集團主辦的「中天青年論壇」,與主持人陳文茜展開精彩對談。長達2小時的對話,高潮迭起,陳文茜引用上一場與郭台銘同台時,給想創業的青年的建議,要有一天工作16小時的準備。但張忠謀則說,「我也創業,但從第一天起就沒工作16小時」,張忠謀說,想創業、勤奮是重要的條件,但還必須要有膽子、肯冒險、肯賭的性格。

張忠謀說,我一天至少閱讀3小時,從大國政治、經濟及歷史的書,周末閱讀的時間會拉長到6、7小時。我所指的大國政治,是美國、日本、大陸和我們最直接關係的台灣。

至於給現在台灣年輕人的建議,張忠謀說,「要先知道你自己。」張忠謀還認為,專業必須要更寬廣,他說,我一生都是一個很好學的人,第一個專業是為謀生,當了幾年工程師之後,開始接觸了管理經濟的題目,那時已30幾歲,擔任部門總經理,得學會管理生產、研發、行銷,甚至要學募資、證券資本市場,為了工作專業愈學愈廣更廣,任董事長後,也要學世界的總體經濟。所以2008、歐債的問題都會知道,就是為工作學習。

張忠謀也建議台灣年輕人,提升自己的國際觀。以他在海外遇到的韓國、大陸的學生,語言能力比台灣強,建議年輕人畢業後到海外歷練。

至於陳文茜接問,「鼓勵年輕人畢業後去三星工作,練就一身功夫再回台到台積電貢獻嗎?」張忠謀說,「這我也很支持。」,引發哄堂大笑。

 

四月 032012
 

Q:何謂建蔽率?容積率?

  所謂建蔽率,便是建築物在基地上的最大投影面積與基地面積的比率,比方說200平方公尺的基地,而基地周圍區域規定的建蔽率為60%,那麼,一樓的樓地板面積可能就是120平方公尺,而剩下的80坪空地,可能作為臨路退縮植栽、中庭、戶外休閒設施(如游泳池)等。

  而容積率呢?就是各樓層的樓地板面積(即為容積)加起來除以基地面積再乘以百分比,舉例來說,若基地所處區域規定的容積率為500%,基地面積100平方公尺,若考慮建蔽率50﹪時,則設計至少為十層樓(即50﹪×10=500﹪)。

  再看兩率綜合解析 但事實上,兩率的因素皆須考慮進去,兩者綜合之後就變成:基地面積200平方公尺,該區建蔽率50%,若要把建蔽率用完,則建物的最大投影面積為100平方公尺,又該區的容積率500%,則至少需蓋十層樓。

  而實務上,也許基地附近有山河景觀或附近皆為五樓公寓,若甲建商欲蓋高樓,高樓層視野佳價錢也好,則建蔽率不一定要用到完,假設同上例基地面積200平方公尺,該區容積率500%,如果甲建商的建蔽率僅用到36%,則可得到建物的最大投影面積為72平方公尺,這樣一來,建商就至少需蓋十四層的大樓,若又有頂樓退縮、地下法定停車位及機房不計入容積或容積獎勵(政府因建商幫助都市更新等事項,免費送給建商的容積),搞不好可以蓋到十五、十六樓。

  兩率話說從頭在了解了兩率的計算方式與運作流程之後,那麼,兩率的實質意義何在呢?

  在建蔽率的部分,政府在早年就有所限制,原因顯而易見,因為在都市中建物林立,假如建物與建物間不預留空地的話,採光、通風有所不足,棟距不足,私密性也受到影響,結果就造成雖然建物的『最大投影面積』受到限制,假設容積率不限,建物競相比『高』,以『塞進』更多的人、建商賺更多的錢,甚至造成某些地方『一線天』的人造奇景,產生嚴重的空間壓迫感及日照不足的情形。

  有鑑於此,北高兩市較早採取容積率管制的措施,以限制總共可建築面積、杜絕上述亂象發生可能,台灣省則慢了一拍,以致前幾年還有建商用建蔽率配合臨街寬度大量搶建、造成量體過大而餘屋激增的情形。目前建蔽率與容積率政府都有明確規定。

  不同類別的建地有什麼差異?明瞭了建蔽率與容積率的定義後,接下來我們來看看幾種常見建地類別的分析:住二用地由於位坡地地形或鄰近保護區,大多位處郊區以外,兩率也就較低,環境較優質,樓高不高(樓高限高21米),透天產品居多,房價較高,但交通可能稍嫌不便;住三用地則位市區,兩率較住二略高,為純粹的住宅用地,在台北市為分佈最多之使用分區。

  在台北市由於高度都市化,除住宅區外還是商業用地,尤其是商二、商三用地,在辦公產品供過於求、再加上兩率數值高,可運用空間彈性大,因為商業使用空間樓層高度不受限3.6米高度之規定,便有為數不少的挑高非住宅產品產生,以符合寸土寸金的台北人需求。(商業用地的建物高度有優勢,但不符合優惠住宅之規定)

  至於在非都市建地利用方面,由於位於都市計劃外圍,土地取得價格便宜許多,一旦該區有發展遠景,便很容易成為建商大舉購地的目標。

  其中甲、乙種建地為農村及鄉村建地;丙種建地則為山坡地建地,前些年由於容積率驟降至120%,引起領有舊建照(一般稱為老丙建)的建商搶建,造成位處偏遠的大型造鎮案林立,但因水災及土石流,形成餘屋充斥的慘象;而丁種建地就是工業建地,容積率300%為四者最高,一樣受到廠辦市場低迷影響,建商把腦筋動到蓋工業住宅上,雖然因地價低、容積率高,房價也相對便宜,但因環境不良,始終乏人問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