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52010
 
軍事園區報到 再見了,
 
鳳山招待所在政治犯馮馮(名作家)眼中,有如「魔鬼地獄」。如今已列為「歷史建築」,擬成為「軍事歷史文化園區」,讓這個在戰亂時期扮演不同角色的老建築,得以風華再現。

南台灣的高雄,眾所周知是三軍大本營。空軍基地在岡山,海軍基地在左營;而陸軍官校、陸軍步兵學校、中正預校,以及前「衛武營」營區所在地的鳳山,則是陸軍的重鎮。不過作為陸軍地盤的鳳山,卻有一個海軍單位,而且來頭不小,在日本殖民和白色恐怖時代都赫赫有名,它就是明德訓練班,昔日的「鳳山招待所」。

電信所變招待所  拘留政治犯來賓

鳳山招待所位於中正國小附近,前身是日本海軍通信隊基地。在日本不可一世的帝國時代,日人在此設立無線電信所,是日本三大無線電信所之一,也是「南進」政策的聯絡樞紐。話說一九八五年導致清廷割台的甲午戰爭,與一九○五年導致東北亞霸權易主的日俄戰爭,日本都以海戰制勝,自此積極擴充海軍軍備,效法歐洲列強以海軍打前鋒,爭奪殖民地擴張版圖。就在甲午戰爭那年,義大利的馬可尼成功完成無線電波的傳遞實驗,揭開無線電通信的時代;無線電很快就應用在軍事上,成為二十世紀初最尖端的軍事科技,和帝國控制殖民地的利器。

一九一五年,日本第一座大型無線電信所在千葉縣船橋落成,鄰近首都東京;四年後,第二座同等規模的無線電信所在鳳山啟用;一九二一年,第三座在針尾建成。針尾位於日本西部海軍基地佐世保,鳳山位於另一海軍基地高雄附近;前者利於對中國、朝鮮聯絡,後者利於對南洋聯絡。據顧超光、黎高恩兩位學者合撰的研究報告〈台灣光復前日軍在鳳山的軍事設施探討〉,當時鳳山無線電信所中央有一座高兩百公尺的鐵塔,周邊還建立十八座高六十公尺的鐵塔,可見場面浩大壯觀。整個基地呈圓形,今天的遺址只是當年規模的中心部份。當時這裡是海軍通信隊的本部,但到了太平洋戰爭時已移到高雄市,鳳山只設分隊,突顯高雄市戰略地位的重要性。

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版圖一度橫跨地表五分之一的日本帝國也灰飛湮滅,鳳山電信所軍事地位不再。國民政府接收後,將它劃分為眷村、通信電台與鳳山招待所。其中和白色恐怖有關的是鳳山招待所,也是它的主體。所謂招待所就是拘留所;而被拘留的人犯,理所當然稱為「來賓」。這是軍方對該地的粉飾之詞,在曾經是「來賓」的馮馮(名作家)眼中,它有如「魔鬼地獄」。

海軍官兵紛投共  展現大規模整肅

國民政府來台後,一九四○年代後期,隨著特務機關進駐,一些日本時代的建築物陸續被改建成監獄;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被捕的「暴民」和「叛亂份子」越來越多,這類監獄也供不應求。在台北,原日本陸軍倉庫被改建為軍法處看守所和軍人監獄,原台北刑務所就地變成台北監獄,原東本願寺改建為情報處,原高砂鐵工廠改建為保密局北所,原新店戲院改建為軍法處新店分所。在高雄,那就是鳳山「電信所」變成了「招待所」。但鳳山招待所的開張還有更複雜的時代背景,牽涉到國共內戰的驚濤駭浪,也牽涉到白色恐怖數一數二的大案:海軍案。

一九四九年二月十二日,國共內戰吃緊之際,黃安艦率先棄國投共,為往後一連串艦艇倒戈事件開了先河,包括二月廿五日,當時中國噸位最大、戰力最強的巡洋艦「重慶艦」倒戈;和四月廿三日,由林遵率領的海防第二艦隊發動最大規模的「起義事件」。總計該年共有近百艘艦艇、三千八百名海軍官兵投共,令國民黨傷透腦筋。這些艦艇和官兵固然成為中共「人民海軍」的建軍主力,卻也對國府海軍造成政治面的強烈衝擊,並在海軍總司令桂永清(出身陸軍而入主海軍)的主導下展開大規模的整肅。

夫子有過連坐法  受難人數逾千人

這場整肅依循一種奇怪的思維邏輯:由於重慶艦艦長鄧兆祥曾任馬尾海校(中國最早的海軍學校)的訓育主任,因此他的海軍官兵學生都列為整肅對象。夫子有過,學生遭殃,這是匪夷所思的清算邏輯;但若從SARS的防疫觀點來看,就不難理解了。當局正是把反叛的思想視同瘟疫,把反叛份子當作帶原者,凡是和此人有接觸、共事的,都有可能被「傳染」,因此撲滅、防堵、隔離的手法和對付疫情如出一轍。

當然整肅海軍官兵,也有派系考量。國府海軍系出多門,以馬尾為主的閩系堪稱資歷最久、程度最高、勢力最大,與其他派系壁壘分明,閩系可能因樹大招風或其他原因而遭嫉。雖然被整肅的不全是閩系,但閩系確實折損最大。上自海軍官校第二任校長魏濟民,下至各艦艦長、官兵、官校學生等,都被海軍情報人員逮捕。於是,原本應該壯遊四海、揚威國際的海軍健兒紛紛折翼,淪為黑牢囚甚至槍下魂。整個海軍案的受難人數在千人以上,而海軍是相當專業的軍種,國家培養一個海軍官兵要花多少資源和財力?這場整肅計劃造成中華民國軍事史上最嚴重的浪費與損失。

招待所變訓練班  繼續關頑劣分子

從一九四九年起,當中國人民海軍建軍氣勢如虹時,台灣正有一批批國府海軍被趕進牢房,接受「招待」。他們先送到海軍情報處的「左營大街」拘禁,再送鳳山招待所偵訊,再送陸戰隊的集訓隊「受訓」,最後送海軍「反共先鋒營」接受思想與勞動改造。鳳山招待所和台北的東本願寺一樣,都是秘密監獄,也都有人慘死獄中。馮馮在自傳《霧航》對其中非人待遇敘述甚詳。馮馮提到,他的編號是卅一號,半年之後,看到一個新來的海軍官校學生,編號是一五一一號,據此推論「不過半年間,抓進來的官兵已經一千五百多人」。這個規模比起同時的台北軍法看守所,有過之而無不及。

昔日的日本海軍通信隊基地,今日的國府海軍殘酷集中營,鳳山招待所見證歷史的滄桑變遷。一九六二年,鳳山招待所現址成立「海軍訓導中心」。到了一九七六年,改為海軍明德訓練班(管訓隊),設有四個中隊,負責管束軍中的「頑劣份子」;也就是說,它繼續關人。當時全國有礁溪、小琉球、金門三個明德班,和虎尾的輔訓隊、八德的懷德山莊等,都屬於軍中的「矯正機構」。

變軍事文化園區  招待真正的來賓

明德班的歲月悠悠,到了二○○一年,因應國軍精實案的組織調整需求,移作三軍聯訓基地做後備教育召集之用;二○○五年,軍方撤出,這塊佔地八公頃的龐大營地呈閒置狀態。但因該營地深具歷史文化內涵,而且保存狀況良好,高雄縣政府文化局於二○○四年將它登錄為「歷史建築」,並委託「高雄縣眷村文化發展協會」調查研究,作為規劃保存修復的依據。該協會現階段擬規畫成立「軍事歷史文化園區」,結合社區營造、眷村文物保存、軍事史蹟保護等,成為一個特色豐富的藝文園區。讓這個從二次大戰到白色恐怖,從通訊隊、招待所到明德班,在不同時期扮演不同角色的老建築,在廿一世紀風華再現,繼續「招待」那些對歷史文化有興趣的來賓。

  One Response to “鳳山招待所”

  1. 很多人或許不知道……其實在桂永清接任海軍總司令之前~美國人是希望安排戴笠接任新建海軍總司令一職!只是戴笠在民國35317日在南京西郊的岱山因故失事~之後才改由陳誠接任第一任總司令~但實權落在副總司令桂永清的手上,直到民國37年才正式讓桂永清正式接任中國民國海軍總司令一職!有人說~當年層峰讓陸軍出身的桂永清接掌海軍總司令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消除原有海軍內部的閩系勢力~讓海軍真正合為一個大家庭~但海軍複雜的派系與太過急切的整頓卻也成為他整肅海軍「馬尾系」與「福建籍」軍人的藉口~結果使得這些人在38年之後陸續叛變投共!

    最糟的是~桂永清借「永興艦」叛逃事件~將原馬尾海校~3637年班在校軍官全部扣押~甚至在民國38年將剛自美接收的太昭、太倉、太湖、咸寧(日本)艦上的福建籍水兵,都下令拘捕、受訓,重新考核忠貞問題~結果造成更嚴重的「海軍白色恐怖事件」~除了許多無辜被殺害的官士外~其他還有後來擔任參謀總長的-劉和謙、葉昌桐、海軍副總司令羅錡、國防部常務次長區小驥、海軍官校校長鄭本基等1,196名官校學生與官兵受到牽連……..